白河あやか

在崩壞的風中,唯有她的笑容侵佔了整個世界

圈地自萌,沉迷雜食
光屬性加隆/暗屬性撒加,自行避雷

#水彩

#日記


是一次難得的水彩經驗,報名了Alice老師的水彩課,完稿為p1,後頭都是過程,最後附上了老師在美術社的作品,以後還可能參加的,畢竟也要讓自己有練習的理由呢⋯!

主要心得已經打過一次了,這次的就簡陋很多⋯!


#2018.12.08

#花 #flowers 


難得去了聖誕市集🎄,原來是去看手工的沒想到逛了很久花店,開了一家很可愛的真假花店,手裡拿著的是後來被店員小姐姐送的花,挑了支可愛的,雖然有向日葵與其他,但認為那天更適合拿溫暖的橘色系💐🌼💗🎄

#日記


在地球,晴朗的日間,天空看起來是藍色的。

在日出和日落時,天空會偏紅色,但其實天空是無色的。

#遺落的畫


⋯在公司的抽屜裡翻出來的畫,當時聽著音樂隨手了一張,然而是成品不如預期的樣子,所以就收到抽屜裡再也沒看見過

然而這次整理的時候突然翻出來,總覺得還是有些驚喜的,只是⋯想起畫糟的部分心情還是有一丟丟受到影響

#放棄拍照

#一如往常一畫多張


依然是成品比照片好看系列⋯友人說是因為底黃原因,色盲表示這紙平時看是白色系列(不過一拿起真·白紙就知道差別了)


是昨天的毛衣加隆✨✨


哥哥說可以玩飛高高。

#日記

#穿搭系列(?)


濾鏡都救不了自己的兒童畫。

本來好好在畫草稿,突然靈感一現,抄起另一張紙來畫了個同款穿搭的兒少弟弟,來源:


(毫無考據的腦洞)

(私設嚴重)

冬日希臘中禦寒衣物缺乏的小屋子並不特別暖和,本能蹭上那高上幾度的手臂,一抱便是一天,猶如年幼無尾熊依靠母親的畫面,這令體質上較不畏寒的撒加有些無奈。

弟弟乖巧點是好事,即便孩子時期最快樂的時光無謂是能自由如鳥展翅而飛,朝不被發現真相的夢想前航,然而那樣好動不停的模樣,如今成了掛著雨滴狀晶瑩液體不扯人要鬧的小病人,看久了還是挺疼惜的。

“給你泡點熱的喝好不好?”窩心滿是暖意的手撫上亂翹短髮,只見懷中人悶悶不...

#日記


發點圖以示活著⋯⋯

這一個月都在忙碌中生活,文力不足只是想想糧,趁著昨天一次結束考試與報告時畫了之前的生活紀錄。


⋯⋯小聲的說最近圈內真是越來越嚴厲了,這也是沒有發糧的其中原因之一。

產糧是一定有產的,不過都給自家老哥吃了——


最後2p是未描線的樣子,到底要不要描線呢真的很猶豫⋯有人說是上色前先描,不過我卻是上完才描線的人、

#萬象物語xDeemo聯動活動


衝著這次有活動回坑來玩,為了活動中的永久角色Alice,然而在考試週玩遊戲很刺激,希望趕緊考完⋯趕緊結束報告地獄,最近將身體搞壞了,壓力很大,讓親密之人很擔心,希望趕緊好過來。

難得的更新就獻給遊戲了,腦洞還是有的,畢竟聯動方的Deemo的歌曲太多想法,各種要素都想了一遍,雖然有詳細的大綱,但沒有詳細的文章產糧(xx)


月底前能夠更新一篇就很高興了⋯⋯

回歸正言,Alice作為永久角色,這次是以白位出道,而Deemo為紫位,面具小姐為金位,以下簡單放上技能。

不得不提,面具小姐打人真的超兇,但也超帥氣的!

——————————————————...

夜【au.不打tag了】

-神父與海盜

-海盜役ooc,說是加隆你信不信x


小火將冷空氣點燃,燒成一朵朵梨花巧樣的白色,猶如得不到王子情意的人魚自蠟頭緩緩流下淚水,隨夜風魚尾拍打著海浪,打起一捲水花,濺在一人佇立守望的甲板上,而能捧起珍珠的手在這小小房間內搖曳著孤獨的思念,為自己手下那本泛了點潮濕印子的書頁照亮了小字,她將火光送出了開著的小窗,將這份情穿梭黑水,點亮盞盞明燈,領著船隻朝某個神祕的世界向去。

我向外頭望去,不經意地一瞥,因亮光不好聚集的焦點上刻出了人的線條,拉近時能看見一頭與深海契約帶出的海洋,細細長而托在他腦後,那名失了存在的神父,自人被半拖半拉帶上船駛離岸邊時,他的名字就消失在了那片大陸上。...

#日記



是應哥哥要求畫的——不過還沒畫完,明天再繼續

(雖然最後似乎也不是照著要求畫了x)可能是第一次用這台+筆畫了比較算畫的東西?


我愛草稿流。


如果明天沒畫完估計要成坑了⋯上色廢的思考是不是就簡單上一下就好了

#產糧就會歐是真的啊

#直男拍照


 @Sylvie 聽s大的建議國慶產糧,結果產糧真的會歐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過開心,以至於拍出來的照片都很⋯⋯

雖然沒有弟弟但我有哥哥了!!!


對著獅子座出的撒加,完全不懂其含義為何,難道對著射手座抽我會得到弟弟嗎?

那對著雙子座拿艾歐里亞,對著海龍拿艾俄洛斯,感覺集齊黃金不是大夢🌟


不過按照我的黃金出鍋順序,至少要再寫九篇文才能拿到阿布羅狄(。)

竟然是白羊、金牛、雙子這樣按順序出的⋯⋯

[GA撒隆]《教皇大人的愿望》

-若两者皆为“真品”共存於一个世界,就必然渴望成为唯一,不可能接受或承认有两个自己,就算是——我们这种有着血缘羁绊的双生子。

-出自GA#100

-修罗丶撒加丶迪斯组AE刚艾俄洛斯的事後

-随GA设定,双子蓝眼睛,撒加白发设


撒加他停驻加隆的目光焦点上不少时间,在上次经历生死选择的搏斗中回於和平不过眨眼间的事,在脑海中清晰如浪拍打敏感的神经支线,每条紧连周遭,直到将危机直通通打入意识,那次,修罗落入生者死者海洋的一刻,生於此时的那只手,原来羽翼作为连接体的紧紧握住,撒加在那里犹如重生的现身於自己面前,从女神光辉下缩小的身体重新组成,他郑重宣誓着,在誓言下解放力量。

天边神圣般...

[SS]《答案,我会自己去探寻》

#一个存档,才发现当时没有存到这个联戏

#阿布罗狄


#黄金魂系列5:期望

#来自第四话,拯救海伦娜的一段

#答案,我会自己去探寻


——倘若不去反抗这顽固决然的命运,女神的微笑是不会献给他的。


笼中鸟之所以将翅膀雪藏,是因渴望再次感受到某人的目光,从小小缝间探视命运的方向,那是死亡,他不贸然前去。

疲惫不堪的鸟儿只能拾取同等之下的同情,可他还是不断努力,静悄悄地为某人歌唱,唱那首她并不熟悉的曲子,当她询问鸟儿,他不会告诉她,只想做一只守护小主人的鸟替她祈祷。


窗外的蛾发现了这点,送来曾幻想得到的美味果实,红色,是她身边的某一色系,是她所缺少的,生命。...


[SS撒隆]《在游戏之前》

-存戲,依然是對戲存檔,依然是日常對話

-挺懷念的,這個遊戲後來沒再玩過

-不想說遊戲結果是誰贏得多,反正命運女神並不眷顧我⋯⋯

-撒加:哥哥,加隆:自己


【清脆鳥聲傳到耳邊,把自己從荒謬而可怕的夢境中喚醒,猛然睜開眼睛,半响沒回過神來。血淋淋的屍體彷彿還在眼前浮動。喘息一會才發現自己無意識抱緊弟弟不放,背後早已濕透。抹去額頭上的冷汗,放開對方身體,輕柔地撫摸著那跟自己相同的外表,直到對方眉頭不再皺起。慢慢掰開握著自己衣服的手。揉了下那海色長髮。幸好你還在。小心翼翼地走下床舖,到浴室洗去惡夢遺留下來最後的痕跡,暖和的水溫沖去心裡殘留的不安。泡在浴池中,直到心裡平復冷靜下...

[SS撒隆]《血與海》

-對戲,靈感是三角帽子太太一張吸血鬼與海盜圖

-因圖默認是撒隆了(你)

-只是存檔,應該是沒有前頭也沒有後續了,突然其來不過是其中一種生活姿態

-撒加:哥哥,加隆:自己


你啊⋯如此希望我作為海盜,與你永隔?吸血鬼忠實於黑暗的庇護下生存,而海盜則嚮往海,海是希望與絕望的葬送地,吞沒一切不復眾生,過慣寧靜生活的你,支撐得住?【旋著手裡鋒利的短劍,月光下的兄長毫無血色的面孔在刀面上映出不同色彩,從前,這上頭染得無非是礙事者的血液,貢獻大海波塞頓的贈禮,不,那是污衊才是,弱小者不夠資格生存在掠奪與自由共存的海上世界。說罷以另空著的手以指腹摩挲他的下巴,兩指捏住,帶著些許調戲意味望著他傲視高...

[D5]《愿你星辰入梦,永远不要醒来》

◎CHASING朝阳

——第「2038」位朝阳希望小队队员传递温暖。

『愿你星辰入梦,永远不要醒来』


我依稀记得回忆末端被人不选时机闯入而落的刹那光明,木门砸在地板上发出悲鸣之音,人们面有怒火,四指屈起,一指直立立朝自己心脏如火红的针刺过来,是神之子民来惩戒自己了,他们紧握的箭脱弓射出,扎入身中,刺辣辣的痛开始执行迟来的报复,在我眼中,再神圣之举,都否定不了他们卑劣恶臭的嘴冲出了多麽不堪入耳的话,恶魔不该存於人间,杀害婴孩的罪人就该抓起来接受相等刑罪,剩馀的自己是如何使发软双腿重新站起,凭本能带走所需之物,已然忘得一乾二净,充其量是打字登上的一句挂名来紧密相关,“黑心医生”。...

[D5]《永无落幕》

℘艾米丽·黛儿第“2038”次骄傲℘

———《百医》:永无落幕———


                       ♕夕阳因给予人们最后一吻而陷入沉睡。作为补偿,上帝赐予等值的黑夜作为谢礼。♕


The Lost Memory.


沉默丶欺骗,将那不肯说出口的悲伤回忆埋在土壤深处,待洗去罪恶的雨水浇灌成长,上帝恩赐的明日之阳撒下闪烁的光,人们将因时间而忘却那起事件的发生,曾登上头版的人像画与憧憬之名随手抛入回收桶中,抹去了空中飘去的一...

[D5]《伪善本身就是恶对善的最崇高致敬》

「   

     ♞无上荣光   

                          」  


∵艾米丽.黛儿 No.2038

∵[ 伪善本身就是恶对善的最崇高致敬 ]


“你该庆幸,伤到的只是手臂,再深些或许就没那样幸运了。”


命运女神眷顾了一次,然而,每次皆能如此幸运吗?不幸中大幸,圆圈布满的箭靶上总有一日会刺上飞镖,赤与黑的漂亮一点牵引着镖来俐落给予...

[BLEACH乌织]《Six Hearts Will Beat As One》

“我不害怕,因為我的心,早已與之相伴——”



不想再見任何人的死亡,我拒絕那一切傷害,請不要痛苦,請去尋找吧——

若難以體會人類所擁有的情感,我願傾心給予,請不要覺得⋯⋯“掠奪”為生命誕生的意義,無法察覺的,無法明瞭的,明明是那樣更單純的,胸口中存活無法的溫度隨洞口流失,能夠填滿嗎,那穿透“自我”的“虛無”?


在他逐步靠向此身之處時目光焦點全然在那失了光彩的孔雀石上,兩顆漂亮的石頭安插在那蒼白過度的身上,隨之流下的是,不曾殘存的感情。一個人,過分自信,過分強大,無論他身邊之人多想擁有一點被注視的期待,依然忽視到底,或許只有任務與命令才能讓自我感到存在價值,無法戰鬥,無法完...

#存個,加隆真的很可愛


為了弟弟回坑,結果今天哥哥的劇情就⋯⋯弟弟是口嫌體正直的話,撒加就像是真討厭弟弟似的,說起來連劇情好像都刻意甩鍋給弟弟了?

(莫名覺得像單箭頭什麼的,小聲嘀嘀咕咕,難得坦率一次反而還要被嫌棄)

泡了十三年的海水不得了了xxx


協戰裡那句“哥哥,我們一起戰鬥很開心”真是⋯所以說撒加你看看你弟弟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啦不要總想著阻止他或打他啊(x)


不明所以有種加隆是屁顛屁顛在哥哥面前晃過去然後開開心心打著架,一副“我哥在我這你能拿我們怎麼辦”的錯覺、

哥哥表示這蠢弟弟十三年了怎還是這個樣子令人頭疼、


(星矢:你們要打就自己打去別把我扯進去!(...

#日記

是給阿七的生賀,雖然是在上課中摸出來的所以背景不大好看的糊掉了⋯⋯
@五后面 生日快樂!每次都被小漫畫給甜到,這次鵝鬥士的小短漫也是非常逗趣可愛呢!期待加隆入隊上演真·內訌x

因為決定不出要哪一個色調,於是兩種都放了上來,估計我也只會畫這種程度的糖了⋯⋯

#日記

有雷慎入。

沒想到九月第一筆是畫呢,最近都在玩手寫反而沒有寫文之類的⋯⋯
是大蜜蜂撒加!原因請看後頭的圖,大概這麼一個原因畫了這個小可愛(?)

是用黑黑的他來改圖的,因為先畫好了一隻手的聖衣就變成四肢是聖衣,中間穿蜜蜂裝的奇異畫面了、

我覺得很可愛!!

[D5]《用黑色墨笔在白纸上写下你骄傲的半生》

- 佣医
- 用黑色墨笔在白纸上写下你骄傲的半生

那双眼非鹰,张口非狼,奔波战场的身姿非彼,我在帐营中见到的是被红花眷顾的他,皮开肉绽,触目惊心,而医者在此处的唯一作用是使这些顽固的战者恢复意识催促离门,是的,无论以多少绷带捆住,他们总有办法逃出。

宛如一名天生的野兽,是人非人,冲锋作战不在话下。

“你很幸运,血流光的速度还跟不上你猎捕敌人的脚步。”

针如编织衣物将他割裂的碎布重新缝合,一针一线戳入红珠,串上些颤的生命线以其让他们回到本体之中,可他的主人毫不在乎,不带杀气的利器无法入眼,伤口开裂不再如初绽疼痛,或许接收压力的神经被切断丶痲痹,那双眼中没有丝毫波动,仅仅盯着地面,准确来说这也许是他唯一放...

◤以吻杀我



             -Kill me with a kiss.


◇Emily Del No.2038

◆"先生,请以吻杀我。"



“How can blood be our salvation.”



玫瑰花瓣延火蔓藤燃烧,那火光照耀了被灰沙充塞穹空的世界,视野所及一切在稍早的某刻随之炸破,战场上的无情以血泪划上句号,生命流逝拖出的尾痕长长留给能够握紧的人们,该逃的已逃,而迟了步的双腿则被打断,眨着近乎零视力的眼,强光与碎石恐怕让神取走了看见的权利,神经在恢复意识後跳跃着...

[D5]《Cage X》

:《Cage X》

-Emily Del. 2038

-解锁心牢。

“Can you hear my rusted heart ? ”❖

白蜡融化的泪溢出碟外,在腐木的伤痕中烙上虔诚之苗,固於一珠珠许下的心愿,那些被人们驱逐无处可去的可怜树苗甘心成为新生的养分,为老旧教堂尽到一份心意,圣歌在人间流传,执起填写希望的书本的手抚过文字,他们在其中跃动,与众唱诵最後的致词,一场仪式的结束,是与人交心的开始。

失去信仰的...

[D5]《灼日花語》

:《灼日花语》

-Emily Del. 2038

-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

溺沉於枯萎花瓣上的尘埃被吹得滚落叶面,消失在视野内,每个星期日的一束鲜花,一笔债务,使得这间小诊所拥有了无限轮回的机会。
它悄悄地走过现在的岁月,让一切成为了过去,逝去的都将逝去,而新生之物则永不凋零,尽管帐本上明显成列收支平衡的崩裂,在那条缝中我还是渴望为自己这座小小城堡做点什麽,即便它的墙面割出横线,流了血,流了泪,它的地基被连根拔起的不...

#18.07.28

聽親愛噠說是天文奇觀,努力拍了⋯聽說昨晚也有,幸好來了個不錯的地方呢
實際看到是非常漂亮的火紅色,圓滾滾的,非常美麗

後來看了下網站,原來是時間最長的一次月蝕,確實是血紅色的,不知是吉是兇但真的很好看

[文]《花之锁,无法割舍的缘》

#lc命运协奏曲2:花之锁,无法割舍的缘
#出自lc动画第二集
#是你,融化了我冰封的记忆;是你,使我有勇气去保护我想守护的事物

据说一个人和另一人相遇可能性是千万分之一,成为朋友是两亿分之一,爱上一个人的概率是五亿分之一,如果要成为伴侣,概率是十五亿分只一。

“萨沙?”

而两个人的相遇,机率是0.00487。

×

时间沙漏的倒放矢生物获得新生,同时带来灾难与终结,叶的飘扬坠落,与那双烔烔有神的目光交流,难以沉压的惊讶停不住少年的追问,命运齿轮的转动,无法等及的捉弄终究开始了,本是躲在柱子旁随因失败而气馁的声音吸引而来,却不知不觉就躲了起来隐藏身份,深知自己对这一座城堡来讲是多宝贵,一个能够活动...

#日記

偶爾畫畫,BRAVE10的伊佐那海,感覺有人知道這個冷番就很高興了⋯!

#日記
#世界足

比完了,恭喜法國/ 四年一度結束了/

克羅地亞辛苦了!!!


4:2 記錄一下吧,難得從區賽追到冠軍賽的球賽

© 白河あやか / Powered by LOFTER